臾与末

冷逆拆小战士
推荐狂魔爱好爬墙
APH新大陆 / MHA轰相关杂食

©臾与末
Powered by LOFTER

我的翻译:

神TM狂給自己加戏。


是這樣的, 第一次尝试翻日语,结果被一句关键台词卡住,一波三折,问了好多人,上演了一场年度反转大戏233 语言真是个神奇的玩意儿。


七见:

64话更新,生肉来自贴吧

盼星星盼月亮盼来了更新,大家都聚到一起了啊!他们终于同框了(喜极而泣

啊啊啊怠惰组我fly!!!!!!!

日语渣强行翻译了倒数几页,一半靠猜……错误欢迎指正!!

塔间:城田真昼啊……刚刚遇到他了呢。大概是被我杀了吧?
小黑一瞬间要黑化了,但停了一格,让Lawless叫自己的名字。
Lawless酱很犹豫地叫Sleepy Ash,但小黑说不对,不是这个名字。
“啊……”
“…………”
“…………”
“小黑。”

小黑认出了自己的名字,坚定地说,真昼还没死。
那家伙、一定会赶来这里的。


塔间踹醒吊戏:朋友来接你了哦,快点起来。
然后就是四人特写的最后一p

吊戏重伤了盾一郎之后,又对上了弓景啊……谁快来吊打塔间一顿啊呜呜呜呜呜
期待下一话!!!真昼一定要平安无事地回来呀!


噗……反正一番波折之后,一开始我前后文推测认为真昼没死,向亲友确认一致说台词是“死了”的意思,后来被另一位朋友告知是口语化的“没死”的说法。

总之真昼是还活着!!!!!

附上语法解释:


@想艸妖怪戬的林果也想上茨木:回复@臾与羽语末:

规范的原形应该是死んでいない,就是挺简单的一句进行时否定式,说得口语化一点就变成了死んでねえ[允悲]【应该是这样,日语口语中经常省略进行时的い和把ない简说成ねぇ


 

【APH/新大陆】围巾、冬夜、哦上帝

马蒂生日快乐呜呜呜!(结果最近两天都在看港回归二十年的电视……)

改了改旧文 神奇的是我居然真的有囤旧文……所以这篇小短文的背景是冬天(. 标题瞎起的(殴

微妙的法加倾向。


#

马修微微鞠躬,“谢谢你,弗朗西斯,不必了。我先回去了。亚瑟和阿尔还在那里呢……”

弗朗西斯意味深长地扬了扬嘴角,他当然不会漏看说出“亚瑟和阿尔还在那里”的时候马修不自觉抓紧熊二郎的手指。他瞥了一眼站在麦当劳的点餐处前吵着架的亚瑟和阿尔,撑在颊边的手在一声低不可闻的叹息后垂了下来,“他们嘛,小马修你……啊。”

他的话戛然而止,连尾音也被碾碎在随着马修的离去而合上的玻璃门之间。

而马修...

【授权翻译】用弟弟的手机给老大发短信是怎样一种体验(下)

CP是丁诺 文中人物全部使用国家名 打了分隔符 

因为我…脑子有坑吧可能… 我觉得北欧的音译人名太难听了(.

后文来啦!顺便祝自己生日快乐!(

前文:(上)


作者/ SillyKwado

翻译/ 臾与末 


-

挪/威疑惑地眨眨眼。啥?


12:43 To: 丹
什么?


12:45 From: 丹
可以嘛?


为什么丹/麦不直接问挪/威?非得要通过冰/岛这个中间人?每次叨扰挪/威、趴在他耳边说话的时候,可不见得他有什么不安的。


12:48 To: 丹
你为什么不自己去?...

跟个风

那大概是要评价翻译的文风了吧(.

从不能看到勉强可以通顺

仔细一想没填的坑倒是不少 债也还没还完(.

提前给愿意留言的小天使比心!

【授权翻译】用弟弟的手机给老大发短信是怎样一种体验(上)

高考加油吼!

因为媳妇生贺所以找了这篇超可爱的文翻译hh 下半部分會等15号左右发!

本来想找篇法贞,但是想了想高考嘛过生日嘛我们还是喜庆一点吧!(其实是懒得看一篇新文x

CP是丁诺 文中人物全部使用国家名 打了分隔符 

因为我…脑子有坑吧可能… 我觉得北欧的音译人名太难听了(.

那么我们开始吧~


-


Texting Denmark

用弟弟的手机给老大发短信是怎样一种体验

(上)


作者/ SillyKwado

翻译/ 臾与末 


授权:
Of course! Thank you for asking...

特朗普给各国领导人分发手机号,还说“有事就call我”… 

目前只有特鲁多真的用这条私人线路给他打过电话。 

果然只有我加有这样的勇气和自信面对阿米…… 

同样被特殊关怀的墨西哥:目瞪口呆.jpg